原标题:京城野生植物20年消失百余种

植物专家舒志刚正在教孩子们认识蝎子草。由于手掌没有毛孔,可以用手掌触摸蝎子草;手背毛囊丰富,一旦碰到,就有被蝎子蜇的疼痛感。北京晨报记者 史春阳/摄 植物专家舒志刚正在教孩子们认识蝎子草。由于手掌没有毛孔,可以用手掌触摸蝎子草;手背毛囊丰富,一旦碰到,就有被蝎子蜇的疼痛感。北京晨报记者 史春阳/摄

北京晨报讯(首席记者 崔红)紫竹院公园竟然是京城最“野”的公园——生长着大量野生花草。著名的药材“半夏”、红军长征时吃过的“厥麻”,美如小草莓的“蛇莓”,原来就悄然长在百姓身边。目前,各大公园正在举办“科普周”活动。植物专家、《城市野花草》作者舒志钢带孩子们到紫竹院认野菜,同时告诫市民,挖野菜吃对身体无益,对植被破坏严重。

春末夏初,又见市民挖野菜。“有越来越多的人问我,野菜能不能吃?吃野菜有什么好处?我真的不愿意再回答这样的问题!”舒志刚表示,野菜大多是铺地植物,挖野菜除了破坏植被,造成黄土裸露外,对人的身体并没有好处。由于汽车尾气、空气污染、流浪动物等原因,野菜大多已被污染,并非像人们认为的那样“健康无害”,而且很多野菜具有毒性。

明成祖朱棣的儿子朱橚,不忍看民众挨饿,编辑《救荒本草》,专门介绍哪些野菜可以吃。“可现在不是这个时代了。”舒志刚说,人类常吃的食物,历经千年时间涤荡,留下来的都已经是精品,能够提供人类所需要的所有营养,不需要再跟野菜较劲,“吃野菜就是多此一举。”

舒志刚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城市化进展的过程中,很多本土野生植物面临被驱赶、被拔除,急剧边缘化,日趋濒危甚至彻底消失。以北京为例,从北京边缘向城市中心每推进1000米,物种就减少5个,1993年出版的《北京植物志》中被列为“极常见”、“较常见”的260多种野生植物中,至今有上百种已在京城难觅踪迹。

舒志刚指着紫竹院公园的一株小叶朴树说,“因为它太皮实了——自己掉籽自己长,可惜又长得不起眼,不利于园林规划,原本是京城最多的一种树,如今已经很少见了。”而鹅绒委陵菜——也就是红军长征时的“看家菜”厥麻,在紫竹院公园内也只剩下寥寥几株。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