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 (记者吴为)一些行业协会商会借用行政资源乱摊派、乱收费被俗称为“红顶中介”,如今,“红顶中介”摘帽子的时候到了。

昨日,中办、国办印发的《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下称“方案”)对外发布。方案提出,推进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的职能边界。今年下半年将选择100个左右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开始第一批试点。

机构、资产、人员全分离

近年来,一些行业协会商会借用行政资源、依靠代行政府职能或凭借垄断地位乱摊派、乱收费等行为饱受社会诟病。

随着方案的公布,我国近7万家行业协会商会将与其主办、主管、联系、挂靠的各级行政机关脱钩。

方案提出“社会化、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提出在5个方面全面脱钩,明确提出“机构分离,规范综合监管关系;职能分离,规范行政委托和职责分工关系;资产财务分离,规范财产关系;人员管理分离,规范用人关系;党建、外事等事项分离,规范管理关系。”

下半年首批试点100个

方案对脱钩的实施确立了时间表,对试点工作进行了部署,其中明确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成立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联合工作组。

民政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民政部将设立试点工作办公室,牵头负责具体工作开展。

该负责人介绍,今年下半年将选择100个左右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开始第一批试点。根据部署,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通过试点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

据了解,在地方层面,今年下半年将首先选择几个省一级协会开展试点。“脱钩试点工作开展过程中,各业务主管单位作为责任主体,要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专门工作机制,明确任务分工,确保责任到人。”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

释疑1

行业协会商会为何要脱钩?

部分借助行政力量摊派会费,热衷于乱评比、乱表彰

据悉,我国行业协会商会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不足1000个发展到2014年底的近7万个,每年以10%到15%的速度增长,在各类社会团体中数量最多、增速最快。

“这些行业协会商会在积极反映会员诉求、参与相关产业政策研究制定、加强行业自律、完善行业管理、协调国际贸易纠纷、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民政部有关负责人介绍。

该负责人介绍,一些行业协会商会是随着政府机构改革和专业部门的撤销设立的,与政府之间有着密切关系,有的甚至借助行政主管部门的影响力向会员企业摊派会费,热衷于乱评比、乱表彰,增加企业负担。

例如,审计署公布的2013年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情况显示,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2013年在受住房城乡建设部委托进行绿色建筑标识评价过程中,未经批准违规收取参评单位评审费1418.55万元;中华医学会未经批准违规收取资格考试复训费1965.04万元,将618个继续教育培训项目的1.14亿元收入存放账外。

同时,协会商会的领导大多由业务主管单位推荐,部分协会商会习惯于依靠行政主管部门开展工作,一些行政主管部门也习惯将协会商会作为其附属机构直接指挥。

此外,自身能力建设不足等问题也比较突出。部分行业协会商会尚未建立起现代社会组织制度,内部治理不完善,组织机构不健全,民主管理不落实,财务管理不透明,自律性和诚信度不高,社会公信力不足,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行业协会商会的发展。

释疑2

脱钩后政府怎样监管?

强化负责人过错责任追究,推行任前公示

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脱钩,是否意味着它们将脱离政府的监管?

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脱钩不等于脱管,脱钩后要切实加强监管,防止出现管理上的“真空”。民政部门作为登记管理机关,对脱钩后的行业协会商会重点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据介绍,民政部门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强对行业协会商会活动及其负责人的管理,建立负责人任职条件、负责人产生办法、约谈、警告、责令撤换、从业禁止等管理制度,落实法定代表人离任审计制度。强化负责人过错责任追究,对严重违法违规的,责令撤换并依法追究责任。推行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任前公示制度、法定代表人述职制度。

同时,民政部门要通过检查、评估等手段依法监督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资金、活动、信息公开、章程履行等情况,建立行业协会商会信用档案,探索开展信用评价工作,建立“异常名录”和“黑名单”管理制度,加大对行业协会商会失信行为的惩戒力度。

此外,民政部还将配合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部门,做好涉企收费清理、减轻企业负担、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等专项活动。对行业协会商会利用业务主管部门影响、借用行政资源、依靠代行政府职能或凭借垄断地位乱摊派、乱收费行为进行专项整治。

■ 追访

北京30个行业协会已率先试点“脱钩”

今年,北京市民政局将启动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的试点,要求现职干部一律不得在试点协会、商会兼职。6月前,市发改委、市经信委、市住建委、市商务委、市工商局5个部门下属的30个行业协会,率先试点同政府部门脱钩。

“政府部门一些官员在社会上任职,过去十多年以来是普遍现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据记者了解,北京市存在大量的行业协会商会,其领导人有在职和退休的官员,一些兼职的官员级别还不低。

有人士透露,近年一次整治中,北京曾对兼任行业协会的干部提出严厉“劝退令”——“要不辞去行业协会领导职务,要不辞去公职。”

在区县层面,记者梳理发现,今年北京至少有5个区县明确提出,将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行业协会兼职方面的相关制度,对不规范行为实施清理。

海淀、昌平、平谷等区县今年将重点清理书画协会“官气”现象。对于非专业出身的领导干部,一律不得在各类书画、艺术等协会中兼任领导职务。平谷区委书记张吉福表示,年内该区将完成这一专项整改。此外,“其他像(平谷)大桃等涉及经济发展的协会,只许兼任一届,不能超过两届,别变成终身制。”

据北京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透露,随着《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的出台,北京市的相关试点工作将更加有章可循,将会按照方案的要求完善好北京市的脱钩试点工作。

新京报记者 吴为 温薷

(原标题:7万行业协会将脱钩行政机关)

编辑:SN06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官员贪腐全怪《新闻联播》?

《新闻联播》不是神,庇护不了任何官员,只要被专访一次,上镜官员就可以为所欲为。按照这个逻辑,周永康、徐才厚和薄熙来们,岂不是早该安然无恙了?这些曾经的联播“常客”们,也不会傻到把上过《新闻联播》节目当作开脱自己的借口。


抄袭犯郭敬明的中国梦

郭敬明野蛮生长,以少年作家而成功少年而少年导演而少年富豪,成为中国少年的偶像。南方周末曾经三观很正,却把他列为“中国梦的践行者”,一度使我惊诧。抄袭犯的中国梦是通过挺住和无耻实现的,彼时南方周末所理解的中国梦也就是郭敬明口口声声宣示的“成功”。


医托“大戏”何以堂皇上演?

“医托”本是医疗领域中的不正常现象,与其说是医疗机构激烈竞争下的产物,倒不如说是不正当竞争下的滋生的“怪胎”,即便医疗机构间的竞争确实使得“医托”生意愈发红火,也完全属于歪打正着并进一步暴露了医疗机构内部管理与外部协调方面的漏洞与不足。


国内漫游费该“寿终正寝”了

国内漫游费是我国运营商历史上内部区域分割的产物,而如今,从技术层面来说,国内漫游费成本已几乎为零。既然已没有了收取漫游费的客观基础,运营商再收费,则属于“人为收费”、乱收费。对此,作为行业监管部门,岂能熟视无睹,听任三大运营商任性剥夺消费者利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