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北京7月13日讯 记者张维 自江西省教育厅通报了替考事件的处理结果之后,社会舆论对于相关细节的进一步披露有了更多期待。今日,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林致达向江西省教育厅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

林致达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这份信息公开申请中,他要求公布对涉案公职人员调查认定的事实、证据材料以及相关手续(包括但不限于行政处分决定书),其中包含了部分人员收受礼金的具体数额等信息。

今年高考第一天,6月7日,南方都市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曝出其记者“卧底替考组织此刻正在南昌参加高考”的消息,舆论哗然。

官方反应迅速。当日下午,教育部对江西高考替考作出回应,表示已责成江西省教育厅和省教育考试院迅速调查核实情况,并请公安部指导有关地方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7月7日,江西省教育厅发布通报称,截至目前,根据公安部门和联合调查组已查明的有关事实,共处理各类人员42人,其中涉及22名公职人员。

通报一经发出,舆论态度不一,有赞其处理高效迅速且合法者,但也有评论称处罚结果“明显过轻”,仅仅是“温柔一刀”。

尤其是其信息公开上的模糊性,令对此事关注的公众颇感“不解渴”。正如本报7月8日6版所报道,中闻律师事务所吴革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关注度如此之高的重大事件,通报中的一些内容就显得有些语焉不详了。比如,具体是什么行为导致一些人的处理结果,尤其是在事件细节上,通报并未给出更多的信息。而两处关于收受礼金的含糊其辞的表述,更是引得公众无限遐想。

因此,林致达请求江西省教育厅公布其7月7日发布的《江西南昌“6.7”高考替考舞弊案件有关涉案人员及责任人被严肃查处》中涉及的公职人员的具体涉案事实。例如,陈剑鹏“失职渎职”的详细事实,收受礼金数量;万莉萍“失职渎职,违反廉洁自律规定”的详细事实;张玲“失职渎职”的详细事实,收受礼金数量;付武俊和邓明“失职渎职”的详细事实,收受钱财的数量;徐涌“私刻公章,串通、贿赂相关工作人员从事替考舞弊活动”的详细事实,其贿赂哪些工作人员,贿赂的财物数量;梁艳和谭景晖“谋取私利”的详细事实,谋取多少私利;等等。

林致达说:“只有将上述事实予以详细公布,才能在满足公众知情权的同时,提高政府部门自身的公信力。”

(原标题:公职人员收受礼金多少内鬼是谁)

编辑:SN06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僵尸肉反转剧不能比谁嗓门大

只要是过期的肉,四五年也好、四五十年也罢,叫僵尸肉也好、过期肉也罢,都是不安全的肉,所以,僵尸肉剧情,应该回到真相的探究上来,而不是比谁的嗓门高,谁的腕劲大。


究竟谁在刻意炒作花木兰?

在批评贾玲恶搞花木兰前,听说过“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人有多少,还真是未知数。即便现在,这个研究中心连自己的网站也没有,研究成果屈指可数。他们突然冒出来抗议贾玲的小品。这样的抗议,如果没有一个标准的木兰形象,有何资格替木兰维权呢?


老人公交车上咋不打小伙子?

这个老人除了有一种“专检软柿子捏”的心理外,更是在模糊一个概念,那就是将道德等同于法律,将权益等同于自己的权力。以维护自己权益的名义“专检软柿子捏”,这不是维护社会公德而是在欺负人,这些老人们之所以“有选择”的“维权”,更是因为小伙子他们打不起,也不敢打。


让公务员周六上班是违法之举

在劳动者权益普遍不被尊重的现实语境下,强调保护公务员群体的法定休息权就成为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呼声过大还有“为特殊利益集团代言”的嫌疑。问题是,若政府对体制内“自家人”的合法权益也不能做到充分尊重,遑论尊重体制外更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