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奎林没有想到,在母亲周秀云非正常死亡之后,自己和工友们要公布视频“自证清白”,证明周秀云出事前确实与他们一起在工地讨薪。

2014年12月13日,周秀云等十余名河南籍民工在太原市龙瑞苑工地与保安发生争执。警方将周秀云等人带回派出所后,周当晚被从派出所送往医院抢救,随后死亡。

多家媒体报道称,周秀云系因“讨薪”而被警察打死。这一非正常死亡事件迅速升温。

今年1月17日,太原市有关部门公布调查结论,称案件系治安纠纷所致,而非“讨薪”引发。多名涉事警察已被逮捕或刑事拘留。

周秀云的多名亲属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不认同“案件非‘讨薪’引发”的说法。王奎林提供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多名工人明确告诉保安进工地是为了“要钱”。

工人在现场视频中称“俺要钱”

根据官方调查结论,工人与保安冲突的原因是,王奎林等人“想从北门进入工地,走近路到位于东门外的生活区”,工地保安“以没有佩戴工作牌、安全帽为由拒绝其入内”。

近日,王奎林等多名工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去北门就是为了进项目部讨薪,并已当场明确告诉保安。他们均称,自己从未说过“抄近路回宿舍”的话。

王奎林提供了一段时长1分43秒的现场视频。视频约拍摄于2014年12月13日下午4时50分,地点是北门的保安室。多名工人在视频中对保安说:

“施工不施工,只要里面的工人都可以上这里面进,进(是为了)要钱的。”

“俺要钱,俺又不下地,上他办公室咧。”

“(如果)给我钱了,让我在这我都不在这。”

“在这等了十来天了,要钱不给钱。”

其间,保安倚靠桌子沉默地抽烟,并不回应“要钱”的说法。“施工现场,请戴好安全帽”的警报声不断重复着。

王奎林再次回忆了事发经过。他称,12月13日下午大约4点,他与3名工友逛街后返回工地。王最先从街上走到了北门,这时,一个保安从后面叫住了他。

“他问我你干啥的,我说我进去要钱。他说工地放假了,我说放假了但钱还没要到。他又说进去要戴安全帽,我说放假了谁还戴安全帽。”王奎林说,自己以为已解释清楚,就拉开门,再次准备进入工地。

王奎林称,这时,保安又阻止了他,“保安把我往后拉了好几步。我说干啥,不让进还要打人吗,就推了他一下。他也打了我,然后我还手”。

此后,保安室走出了多名保安,一起逛街归来的3名工友也从街上跟了上来。工友李康上前把王奎林与保安拉开。

“拉开了之后,我们跟保安说,我们是进去要钱,不下施工现场。”工友孟林说,不过,保安依旧没有放其进入。

接着,王奎林的父母王友志、周秀云以及其他10余名工友也赶到了北门。工人们继续在保安室和保安理论,问为什么不让进去要钱。一名保安最终表态:“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多名工人称,除了王奎林与保安早先的肢体冲突,他们后来一直在与保安理论,双方都没有再动手。王奎林提供的视频,正拍摄于警察到来之前双方在保安室理论的阶段。

记者注意到,视频中,面对工人的理论,一名保安曾表态“你现在就可以进”。孟林、王奎林接受采访时均表示,因为当时已经报警,他们担心“警察来了没人怎么办”,所以并未再进工地。

“不承认我讨薪,这是耍赖。”王友志表示,自己对调查结果的这一点无法接受。

死者家属多次被同一个包工头欠薪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死者家属在近年多次被同一个周姓包工头欠薪。后来,这名包工头在2014年介绍了他们来到龙瑞苑工地。

多名工人称,2014年12月13日,也就是事发当天上午一大早,王友志等10余名工人在宿舍收到了6000元。送钱者同时表示,12月15日,也就是下个星期一,就会结清剩余工资。

在多名工人的描述中,送钱者是跟着该包工头干活儿的一名男子。

尽管被承诺下星期一结清剩余工资,但因为长期被拖欠工资,王友志等人对此并不相信。原来,王友志一行曾跟这名包工头到过山西临县、太原,干过多个工地的木工活儿。

“工资都没有结完。”王奎林回忆,好几次,他们干完活儿没法拿到全部工资,而为了拿到工资,他们就跟着这名包工头继续干,“到下一个工地,去结前一个工地的工资。”

王友志算了一笔账,多个工地干下来,这名包工头累计欠他们十余人共近8万元。2014年,该包工头介绍他们到龙瑞苑工地。

近日,周姓包工头告诉记者,他带着工人做工,而山西一家建筑公司欠了他数十万元,所以没法发放工资,“我也是受害者”,“我们也想走法律程序”。

王友志表示,在12月13日上午收到6000元之后,王奎林、孟林、李康等4人去逛街了,他则在儿子临走前嘱咐其去项目部“落实落实”,“看看星期一能不能给钱,问问啥时给”。

“之前周老板说了多少次要还钱,从这个工地说到那个工地,又说到这个工地,钱也没有算清。那几天就天天向他要了,现在说了谁信啊?”王奎林对记者表示。

多名工人称,此前的一天,12月12日,他们就曾去龙瑞苑项目部询问工资何时发放,但没有得到答复。

根据官方调查的结论,工人工作在12月8日完工。施工期间,劳务公司已预付工资1.3万元,12月13日再次支付了6000元,同时承诺最晚于12月15日上午支付剩余工资27000余元。

对此,多名工人表示,他们完工的日期大约是11月底,并非12月8日。此后大约十天,他们多次打电话问过工资的事情。王奎林提供的前述现场视频中,也有工人表示“在这等了十来天了,要钱不给钱”。

相较于工人们的表述,调查组对事情的理解显得乐观许多。调查组称,劳务公司已先后两次支付农民工工资,虽然还存有尚未支付完毕的工资,但双方事前有支付时间约定,工程项目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周姓老板也坚称,这不属于“讨薪”,因为通常要等到工地清理、验收结束之后才能给工资。龙瑞苑工地一名工作人员则表示:“上午已经给他6000元钱了,下午怎么可能又来‘讨薪’?”

关于来龙瑞苑之前拖欠的工资,王友志称,周姓老板已补上了此前的5万多元,现在只差2万多元未还。对此,周姓老板说,这些钱是他向别人借的,并不是上面的老板突然发了钱。

尸检结果尚未公布

多名现场工人回忆,事发当天,警察到来之后,王友志、王奎林、李康等人被抓上了警车。周秀云是最晚被抬上警车的。

孟林、王奎林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警察到来后,要求工人们出示身份证。一名工人认为警察态度不好,并试图拿出手机拍摄。后来,这名工人被抓上警车。

据回忆,这时,王友志提出不能随便抓人。在警察抓王友志的时候,周秀云进行了阻拦。

官方调查结果也显示,当天17时05分,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值班民警王文军带队到达现场,欲将王奎林、李康等人带回派出所询问时,王友志、周秀云进行阻拦。

调查称,王文军给王友志戴上手铐并推上警车时,周秀云抱住王文军大腿抓挠撕扯,王文军拽住周秀云头发将其摁倒在地,等待警力支援。随后,民警将周秀云抬起与王友志、王奎林、李康等人一并带回龙城派出所。

记者注意到,事发现场由工人拍摄的一段视频显示,周秀云坐在地上,抱着警察的大腿,而警察用手抓着周秀云的头发。

另一段时长4分54秒视频显示,在一辆警车门前,周秀云躺在地上,一名警察则踩住她的头发。整个视频中,周秀云没有动弹。

根据官方调查结果,回到派出所后,王文军未经请示,个人决定对王友志等4人办理留置手续,把周秀云放置在派出所值班室地板上。其间,王友志、王奎林、李康等人遭到民警王文军、郭铁伟及协勤任海波等人殴打。

事情的进展随后恶化。调查结果称,18时20分许,因发现周秀云身体异常,王文军安排人拨打急救电话。18时33分许,急救人员赶到龙城派出所。19时50分许,周秀云抢救无效被宣告临床死亡。

目前,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值班民警王文军、龙城派出所民警郭铁伟、协勤任海波被以涉嫌滥用职权罪逮捕,龙城派出所副所长、带班领导闫某被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刑事拘留。

记者注意到,有网友质疑,为何民警被逮捕的涉嫌罪名为滥用职权罪,而非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有关部门曾答复称,涉嫌罪名需视证据而定,案件一定严格依法办理。

2015年1月20日,太原市检察机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本案尚在侦查阶段,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截至发稿,周秀云的尸检结果尚未公布。

(原标题:死者家属质疑官方“案件非‘讨薪’引发”结论)

编辑:SN146


深圳丢法治脸广东法制办补救

毋庸讳言,此次深圳突然限牌比前几次发生在其他几座城市的突然限牌对舆论和公众产生的冲击更大。一方面因为人们对代表着改革形象的深圳有着更高的期待,另一方面是因为深圳市的领导一直说“绝不会突然限牌”——人们无法想象,以后拿什么让民众相信政府的话。


我心目中的禅意

在我看来,修禅就是参透世界和人生,看穿它们的空无。世界是空,存在是空,在一切的忙乱和焦虑之后,在终点等待着人的是空。


习近平与云南的六年之约

六年之前,习大大说,云南,我们约。六年之后,习近平新年首次离京便赴“彩云之南”。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但探访的脚步、关切的目光、期许的话语未变。


你无法说服骂赵雅芝的网喷

只要是赞许政府、表达爱国、支持官方的声音,无论是谁在表达,无论是基于理性还是出于本能情感,都会被贴上脑残的标签,似乎越骂越代表着正义。赵雅芝挨骂就发生在这种网络背景下,一个艺人本能的爱国表达在这种极端语境中被当成了一次站队。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