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建凉亭位于小区入户大堂屋顶,里面有假山和鱼池,面积二三十平方米。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违建凉亭位于小区入户大堂屋顶,里面有假山和鱼池,面积二三十平方米。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光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一公职人员涉嫌在小区入户大堂屋顶违规搭建凉亭,凉亭内还有假山和水池。邻居和物业管理处投诉了四五个月,光明办事处查违办也在9月19日即限其15天内自行拆除,但至今没有结果。

小区业主认为迟迟未拆和违建者的身份有关。光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新区查违办)相关负责人证实,违建业主郝贵龙是该大队信息指挥中心职员,但强调会依法处理,迟迟未拆是因正在请示市规划土地监察支队的处理意见。

凉亭里建有假山和鱼池

涉嫌违建地点位于光明新区深房传麒山小区内,该小区位于光明新区管委会等政府单位附近,是新区几个较为高档的高层小区之一。

昨日,传麒山小区业主王女士报料称,光明新区查违办公职人员郝贵龙在小区12栋A单元入户大堂屋顶违建了一个30平方米的凉亭,严重影响三楼房屋结构,其向市、区、街道多级查违部门投诉数月也没有结果。

南都记者实地查看发现,传麒山小区12栋A单元入户大堂屋顶确实建起了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凉亭。凉亭为木结构,四周围起木栅栏,顶部用玻璃和木板搭建。凉亭里放置了一套茶几和茶具,四周种植了不少花草树木,整个环境显得古色古香。凉亭的一角还修建了一个小型假山和鱼池,鱼池里养了几条锦鲤。

南都记者注意到,该凉亭顶部高度已经接近三楼阳台。“不仅影响美观,小偷也可能顺着凉亭顶部爬到家里。”三楼业主王女士认为,遇到台风天等天气还可能带来安全隐患。

楼上业主投诉数月未果

最初注意到楼下开始搭建后,王女士首先将此情况向传麒山小区管理处反映。管理处找到了搭建的业主进行调查,发现搭建的204房、205房业主为两人(204房业主郝贵龙,205房业主王怡,两人为夫妻,各购买一套房,打通成一户)。

据称,今年6月10日,205房业主向小区管理处写了一份承诺书,称平台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因此搭建一个遮雨棚保证安全,在此期间出现一切问题均由自己承担。如有业主投诉,自己无偿拆除。

事后,小区管理处发现该房业主在二楼入户大堂上搭建的根本不是遮雨棚,而是一个凉亭。接到业主投诉后,小区管理处先后三次发出整改通知,要求二楼业主拆除该凉亭,但一直没有拆除。

小区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当时201房的业主也跟着一起搭建,“小区内二楼所有业主纷纷表示,如果他们不拆也会跟着一起搭建”。而这引起了三楼业主的强烈反对,要求管理处立即处理。

小区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证实,违规搭建的二楼入户大堂属于公共平台,但他们无权拆除违建,只能向街道执法部门反映。今年7月23日,小区管理处向光明办事处查违办出具了一份书面情况说明:管理处认为204房、205房和201房外平台的搭建属于违章建筑,为避免二楼和三楼近百户业主发生纠纷,以及考虑到可能造成该搭建物被台风刮落伤人等安全因素,请求政府相关部门前来处理传麒山小区12栋A单元201房、204房、205房违章搭建事项。

查违办两月前曾限期自拆

事实上,光明办事处查违办早在9月19日就要求涉嫌违建的业主限期15天内自行拆除。光明办事处查违办表示,查违办多次派人到现场核实情况,并召集相关业主及小区物业管理处进行了约谈及协调。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对违法加建、改建的业主逐户下发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及《限期拆除通知书》,责令业主自行拆除。

而到了自行拆除限期后,涉嫌违建的凉亭并没有拆除。10月6日,三楼业主王女士向市规划国土委进行了投诉。南都记者注意到,目前201房外平台上搭建到一小半就已经停止,而204房和205房外平台的凉亭至今没有拆除。王女士认为,凉亭迟迟未拆是因为其业主就是新区查违办公职人员。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致电郝贵龙了解相关情况,其表示想了解情况要找王怡,但对两人具体关系不愿透露。而之后,两人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回应]

新区查违办:违建未拆与业主身份无关

据南都记者了解,204户业主郝贵龙确为光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信息指挥中心职员。而光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同时加挂光明新区查处违法建筑和处理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新区查违办)牌子,主要职责就包括对本辖区内依法应当拆除的违法建筑组织强制拆除。

光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查违中队副中队长张劲松证实了郝贵龙的职员身份,“职员介于公务员和雇员之间,待遇和公务员一样,只是没有公务员的级别”。其同时证实,郝贵龙和王怡为夫妻关系,涉嫌违建的204房和205房为两人共同购买。

对于涉嫌违建迟迟未拆的原因,该负责人否认和业主身份有关:“不会因为某个人在我们单位上班就从宽处理。”其表示,关外正规小区业主自己搭建的情况比较少,究竟属于哪种违法在适用法律上存在模糊,“街道执法办下发了限期拆除通知书后,拿不准向我们请示,我们也拿不准,专门去函向市里请示,目前还没有得到明确回复”。

事实上,市规土委在接到该小区三楼业主王女士的投诉后,10月20日即明确回复王女士称:经核查,该涉嫌违建位于入户大堂屋顶,根据相关规定,已转至光明新区查违办,并加大督促力度,要求其落实好该处违建查违工作。

不过,张劲松称,这并不能说明市里已经对该凉亭进行了定性,他们已经联系了直接业务指导部门市规划土地监察支队四支队,近两天会有一个明确回复。

采写:南都记者 贺达源

编辑:SN117


APEC习安会为啥是这种表情

作为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中国自然不希望与日本总是“脸红脖子粗”地相遇。何况中日两国有相似的文化,有着千年的交流成果。但是,如果日本总是触犯中国的底线,不照顾中国人民的感情,不正视历史问题,不信守双边政治文件,那么这次的会面可能也仅仅是会面而已。


呼格案背后的第二十二条军规

呼格吉勒图案的重见天日,并非法律自身起了作用,而是源于政治气候的推动。呼格吉勒图死于政治(严打),“生”于政治,相形之下,呼格父母的努力,好心人的帮助,法律的有效运转,都显得卑微而渺小。


光棍节是个伪节日

高端女与低端男都难以成婚。在婚恋选择中,女性眼光向上,男性目光向下。而处于最高端的女性,向上只能看到天空;处于最低端的男性,向下只能看到土地。这就形成了“高处不胜寒,低处不胜惨”的局面。


我们为什么不敢拍抗美援朝?

改革四十年来,我们的艺术为什么不敢面对抗美援朝战争?我们不愿得罪老美?我们恐惧朝鲜这个烫手的山芋?恐怕是最主要的,尴尬面对数百万志愿军的几万孑遗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